一个“小产权房”业主的自述:我不后悔小产权房网

      昨天下午认真地睡了个午觉,打算晚上好好看一下电视转播香港回归十周年的庆祝活动。五点半起床后,开始做晚饭,米饭焖在锅里,菜也一个接着一个在翻炒,就在这时候,抽油烟机忽然停止工作了,我明白,肯定又是停电了。

打开窗户,忍着呛鼻的油烟味,把菜炒完,然后又把半生不熟的米饭连电饭煲内胆一起取出,放在了煤气灶上,开小火继续焖。因为没有把握好火候,米饭糊了底,因为看不见,最后的那个菜也炒咸了。

  晚饭后,把碗筷浸泡到水里,趁着还有点亮光洗了个澡,我相信晚上是不会再来电的了,时不时的停电已经让我习惯了没有电的夜晚。因为下午睡多了,夜里怎么也睡不着,雨声中,想了想自己买房子的过程。

  我是在2005年底开始看房子的,那个时候,我手上差不多有20万块钱,我的打算是买一个不要太小也不要太远的房子,一连看了几十个楼盘,也没有符合我的要求的,并且我发现,如果我要在四环内买房子的话,东面和北面还有往西的地方,都不要考虑,因为均价都在12000元每平米以上。只有南四环还有每平米8000元左右的房子,按我的构想,我在南四环买个100平米的两居,按照首付三成按揭30年计算,这就意味着,在接下来的20年里,我每个月得向银行偿还3400元左右的贷款。考虑到生活压力,考虑到每个月还贷钱可以在二环内租房子,爱租哪租哪,哪方便租哪。这样一想,买房计划就暂时搁浅了。

  2006年的时候,我又开始四处看房子,几个月没关注,房价涨得超乎我的想象,以前我觉得远的房子,现在我哪怕就是忍受着距离的折磨,我也买不起了。几个月前的每平米8000元,现在涨成了每平米11000元。

  我真的着急了。几个月没看,房价就涨了这么多,再等下去,买房就更困难了。我开始天天在网上看,也去买楼市杂志看,报纸上说哪有房展,也早早计划着去,我就不信,我真的买不到房子。但是越看心越凉,国贸房展的时候,居然来了很多海滨城市来卖度假屋的,并且咨询台前也围满了人,看来有钱人还是有的,但是我不是。

  一次偶然机会,我发现了城铁八通线的一个楼盘,我去看的时候,2000套房子已经基本上售完了,均价每平米2600元。售楼小姐告诉我,就剩下了7层的几套了,而且这是“小产权房”,也就是没有真正产权的房子。

  看到售楼处里咨询的、交定金的、交房款的人济济一堂,没有人在乎它是“小产权”还是“大产权”。我当即选择了位于7层的一套89平米左右的房子。

  2006年10月份,我交了227040元,买下了一套每平米2580元的89平米的两居室。

  等我入住后,我才发现,整个小区的入住率太低了,大半年下来了也只有两成,而售二手房的小广告却贴满了小区的各个角落。住的人少,小偷的胆子就大了起来,在一系列的盗窃案发生过后,一个小偷还在业主刚粉刷的墙面上留下了“某某到此一游”的字样。而物业是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的,不仅仅是对小偷没有办法,诸如卫生、路灯的维修、楼宇对讲机的开通等等必须由物业去做的事情,似乎与他们无关。而买了“小产权房”的我们,总是用一种买了打折物品的心态来安慰自己:“小产权房”就这样,房子都不正规,还能指望物业正规吗?既然不对物业抱希望,很多业主和我一样,防盗就得靠自己想办法,封上家里的阳台,有人甚至养上巨犬。

  正想着这样的雨夜应该不会有小偷的时候,我听到了雨滴声,很清晰,近在咫尺,我有点不敢相信地摸了摸我放在床头的日记本,是湿的,一滴水就在这时候砸到了我的手上,我随手拿一条干毛巾对折放在了滴水处,然后忐忑地睡下了。

  “小产权房”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,但我并不后悔,她毕竟给了我家的感觉和生活的情趣。相比那些所谓动辄每平米上万元的“大产权房”,“小产权房”最大的意义就在于结束了我北漂的日子。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返回顶部
帮您找房 姓名 姓名 电话

为您挑选满意的房子